“抱团取暖” 共谋发展 多家中小商业银行迎来合并潮

本报记者 赵琳琳报道

近年来,在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影响下,我国银行业动作不断,最明显的特征是,多地中小商业银行选择合并重组,抱团取暖。

4月2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了《关于筹建山西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山西银行,银行类别为城市商业银行,股东资格由山西银保监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审批。

批复指出,筹备组应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办理筹建事宜,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筹建工作。筹建期间接受山西银保监局的监督指导。筹建工作完成后,应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向山西银保监局提出开业申请。

其实,这并不是近期第一家合并成立的银行。去年11月开业的四川银行,正是由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凉山州商业银行合并成立,亦有部分案例为发展较好的农商行入股“帮扶”落后农商行或参与农信社改制。

今年3月26日,陕西秦农农商银行发布消息称,该行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秦农银行吸收合并西安鄠邑农商银行、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相关的议案。

1月27日,辽宁省政府宣布将申请新设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合并省内12家相关城商行。据了解,该省目前共15家城商行,其中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均已上市,大连银行资产也超过4000亿元,业内推测其余12家规模较小的城商行将参与合并。

中小商业银行迎来合并潮

合并潮此起彼伏,人们不禁发问,中小商业银行为何会出现连绵不断的合并重组现象?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多地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首先是因为整体经营压力过大,不同于大型商业银行,中小商业银行经营范围一般是在某一区域内,相比较下,中小商业银行经营资本小,银行网点相对不足,跨区域拓展能力有限。由此,两极分化产生,大型商业银行占据主要市场,不够规模的中小商业银行逐渐被市场边缘化。而想要取得更好发展,必须强强联合、抱团取暖,对各地中小商业银行来说,这也是一种常规化发展方式。

其次,从中国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不同区域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这也导致中小商业银行发展参差不齐。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合并可以整合各自优势资源,从而获得更好发展。这也是整个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

另外,从长期市场发展角度来看,各地政府也有推动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重组的动力,因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城商行在推动地方经济发展中作用不可小觑,所以如果能够通过合并的形式构建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城市商业银行,无疑对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所以中小商业银行出现大规模高频次合并与重组,快速做大规模也符合当前地方经济发展的需要。

此外,随着近年来科技创新力量的不断迸发,以科技推动产业发展、加快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升级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快速发展下,互联网科技与金融行业深度融合,加快了银行业的生态重塑,尤其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商业银行的线上化、非接触式服务需求飙升,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也提出,要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提升金融科技水平,增强金融普惠性。

“由此来看,金融科技应用程度、数字金融发展水平已然成为商业银行之间竞争的最重要的路径。”上联智库首席经济学家陆岷峰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对于大型商业银行来说,技术投入已经上升到战略层面,但对于中小商业银行来说,碍于科技投入资金的庞大,在技术投入上还无法负荷得动。而中小商业银行的合并重组,可以使它们资源快速整合、做大、增信等,自身资金实力进一步加强,从而有能力加大对技术的投入,在服务好客户的同时,也使得商业银行自身抗风险性加强。

合并重组未来将继续下沉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重组的过程中,也可能会产生新问题。

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分析称,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重组,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历史原因方面,中小商业银行,在过去发展中,一些存量资产处置的担子较重,而回顾过去,监管部门围绕大型银行的不良化解做了很多工作,但城市商业银行还存在部分短板;现实原因方面,随着历史包袱的堆积以及宏观环境的下行,部分中小商业银行的底层风险逐渐暴露出来,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进入巩固阶段的当下,推动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重组具有现实意义。

因此,苏筱芮认为,推进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重组可以帮助中小银行化解历史包袱、优化财务体系,在加强公司治理和股权管理方面也具有促进作用。

此外,陆岷峰认为,城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会使品牌形象得到很大改善。银行作为信用单位,规模越大,在全国甚至世界同业中排名越靠前,品牌形象越好;在发展上,中小商业银行合并,资本金设立变大,老百姓在选择上会有所倾斜,因此发展会更好;另外,城市商业银行合并之后资本金规模加大,消化化解不良资产能力进一步加强,银行抗风险性也随之加强;同时,人才配置及各种资源也会得到进一步优化。

为使城市商业银行合并成效进一步凸显,苏筱芮提醒称,一是要明确发展方向,合并重组涉及到各项资源的整合,并购重组前各家银行的优势与资源不尽相同,需要梳理思路、聚集优势,而不是散沙一团;二是要优化人员管理,原有银行的各部门、高级管理人员、基层员工、公司文化等都存在差异,如何发挥合并重组后的公司架构优势,最大化人员配置效率,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最后,苏筱芮总结认为,此轮中小商业银行合并可以视为监管推进中小银行改革重组工作的延续与补充,预计2021年城市商业银行的合并重组工作将得到进一步深化推动,未来中小商业银行合并重组的趋势将继续下沉。